mrcat
  咨询电话:13574428899

mrcat猫先生vg

广告出bug腾讯道歉,《如懿传》不如意

8月20日,《如懿传》开播。当天晚上的微博热搜很精彩,延禧攻略声明第一,如懿传广告第二。一个是遭遇抢跑泄露现在改成日更的“爆款”,一个是阵容强大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精品”,这回杠上了。

但令人意外的是,在开播首日,《如懿传》率先登上热搜的不是剧情,不是造型,也不是演员,居然是腾讯视频的广告。

▲飞鹤奶粉的广告贯穿整集

整集寸步不离的飞鹤奶粉将屏幕糊到台词都看不见,纵然是会员也无可奈何。对此,腾讯视频给出的回应是“广告投放系统bug”,尽管随后得到恢复,但对剧迷而言,伤害已经无可挽回。在他们看来,没有谁会在意这到底是哪一方的过错,所有的锅最后都要由《如懿传》来背。

▲腾讯视频致歉

但对《如懿传》来说,这也不是第一次bug了。官宣海报穿帮,古色古香的故宫里居然出现了极具现代感的自动贩售机和路牌;人物海报错字,令妃的“魏”姓被明晃晃地写成了“卫”。当然,仓促之间定档,准备不足似乎可以理解。毕竟几天前传言还是8月14日晚间台网联播,新丽传媒也从未放弃过对上星的争取。

▲穿帮海报原图

变数就在这个时候来了。

被吃掉的新丽

8月13日,腾讯旗下阅文集团宣布拟以不超过155亿元的价格收购新丽传媒100%股权,收购完成后,新丽传媒将成为阅文集团的全资附属公司,正式投入腾讯怀抱。

公告显示,结算方式为现金与发行新股相结合。其中,阅文集团以股份形式向腾讯支付对价52.89亿元;以50%现金及50%股份形式,向新丽传媒管理层支付对价102.1亿元。

这笔买卖为新丽传媒三次IPO折戟的剧情划上了句号,同时也带来了“获利计酬机制”、也就是业绩承诺的枷锁,俗称“对赌”。新丽传媒需承诺阅文集团2018年至2020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9亿元,阅文集团则按照业绩分期支付现金和股份,如未完成将扣减应付价款。

除了将新丽传媒收入囊中,阅文集团还与腾讯签订了发行合作协议,将影视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及放映权授予腾讯。为此,腾讯在2018年至2020年需分别支付上限为14亿元、21亿元、23亿元的授权许可费。这同时意味着腾讯包揽了未来三年内所有新丽传媒出品内容的独家网络版权。

于是,就算从前的新丽传媒等得起,现在的新丽传媒也等不起了。何况“腾讯视频独播”也算是对新东家表诚意的一份大礼,完全没毛病,何乐而不为?

占不到的天时

去年10月30日,《如懿传》官方微博以一组帝后定妆海报开启宣传,是跨年大戏还是开年巨制成了书粉和演员粉最关注的话题。但这部备受关注的电视剧却在年底被传上星遇阻,此时,“最严限古令”正刷屏网络。

▲网传的“最严限古令”内容

按照“最严限古令”的要求,尽管古装剧黄金档限额由2015年《电视剧管理规定》中的15%提高到19%,似乎给了电视台和制作方更大的发挥空间,但“严禁戏说胡编的古装宫斗剧在一线卫视播出”这一条,戏说、古装、宫斗,《如懿传》三项皆中。

制片人黄澜的微博意味深长:“作为制作公司,我们认真拍摄,精心完成后期,期望艺术质量达到大家的预期。只是播出时间,并不由制作公司决定,我们只能努力做到我们能做的,积极等待作品跟大家见面的那一天。”

▲黄澜微博截图

还有愈演愈烈的片酬风波。央视曾痛批演员天价片酬,《如懿传》作为负面典型赫然在列。

2017年7月,新丽传媒预披露IPO申报材料显示,周迅、霍建华片酬均在5000万上下,打破了此前1.5亿的天价片酬传闻。但如果对比近日三大视频平台、六大影视公司抑制高价片酬的联合声明,两人的片酬也已经越过天花板。

▲央视新闻截图

逃不掉的还有抄袭的指责。作家匪我思存连发数条微博怒斥《如懿传》抄袭。一年前她所发的调色盘(作品文字对比图)依然转发不断,现在她说“这是我最后一次不识大体。”在她眼里,“迟迟不能播的原因业内人士都知道,总之不是因为我,更不是因为抄袭。”《如懿传》作者流潋紫最新的一条微博则停留在2015年,一万多条评论里,满是“原地爆炸”“抄袭狗”这样的字眼。

种种原因三次送审未过,定档再撤档持续水逆,《如懿传》没有未播先火,而是未播先烫,烫手山芋的烫。

最难改是习惯

据《现代快报》报道,《如懿传》原本是64集的篇幅,后来加码到了90集,杀青前一个月,导演汪俊直言“拍不动了”。拍不动了还是要拍,能为了什么?赚钱啊。

▲汪俊微博截图

编剧汪海林认为,电视剧按照集数售卖,集数越多收益越大。随着演员片酬成本的增加,越是超大成本的剧,越要靠增加集数来降低单集成本、扩大总发行收入盘子,否则制片方回收的风险会很大。此外,广告商更青睐集数多的电视剧,太短留不住观众,也就不易吸引广告商。

▲网友吐槽《延禧攻略》太长,如同裹脚布

论长短,《延禧攻略》也不输,浩浩荡荡70集,被不少观众吐槽为“裹脚布”,却并不妨碍它在《如懿传》到来之前横扫天下。《如懿传》上线后,“串戏”成了观众共同的心声。而营销号则用尽心思榨取有关这两部剧的一切热点,人物要对比,服道化要对比,礼仪要对比,情节要对比……似乎一定要分出个优劣才行。那边吴谨言手起刀落,苏爽绝伦绝不拖泥带水,这里周迅屡受磋磨,一出场就让人感慨少女容颜不再,恐怕《大明宫词》和《橘子红了》又将被翻出来慢慢温习。

腾讯视频的广告乌龙其实算不了什么,《如懿传》真正的对手是观众的记忆和习惯。除了书粉和演员粉,多数观众没有偏好设置,哪个好看就追哪个。《如懿传》和《步步惊心》一样,都属于先到者变成了后来人。先入为主的情况无法避免,从一部剧的情境进入另一部剧的情境,真善美和假恶丑的转换,都需要时间。《如懿传》还有时间吗?观众会给《如懿传》时间吗?

只能用2018年正月初一,《如懿传》剧方发的那条微博来做答案了——“祝,吉祥如懿,万事顺遂。”尽管,《如懿传》可能并不如意。